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姓字取名 > 正文

女生名tracy是什么意思(tracy是男孩还是女孩名)

评论:0 发布时间: 2024年06月23日 23:04 浏览: 1064

近年随着《大风吹》等被人称之为“塑料粤语歌”的神曲走红,粤语歌再度成为流量焦点。

这些“神曲”的演唱者的母语并非粤语,多半是因为对粤语歌的喜爱而临时“恶补”。但其实语言并非不可后天弥补,那么多学外语的中华子弟都可以把一门洋文修到“教授”水平,又何况本身属于中文七大方言之一的粤语呢?

话虽如此,粤语因其“九声六调”,与归属北方语系的普通话相比实在天差地别。为了发出粤语中拗口的入声字以及开口音、闭口音,好多北方朋友的舌头已经打几个结了,不乏外语顶呱呱的朋友来广东二十年也学不会粤语。粤语对外地人之难,远非从小饮靓汤喝凉茶长大的老广可以理解!

粤语虽然难,但粤语歌,却不是“粤语人”的专利。

排除当下那些喜感十足的“神曲”,在华语乐坛四十年的历史长河中,还真出现过不少母语并非粤语,却将“粤语歌”唱得铿锵响亮、红遍香江、东南亚乃至全球华人世界的歌手。

01内地新移民,入乡随俗谱写佳话

女生名tracy是什么意思(tracy是男孩还是女孩名)-第1张图片

众所周知,香港虽非粤语的发源地,却是粤语歌无可争议的制造中心。

事实上移民来自全国五湖四海的香江大地,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并非讲粤语的广府人一统天下

,潮州人、上海人也是不可小觑的势力,当时摄制的电影不仅有粤语片,更有潮语片、厦语片(同属闽语系不同分支的潮州话和厦门话),而上海籍老板邵逸夫的邵氏影业片场更是以上海话为主要工作语言。

▲图源网络

粤语直到七十年代,因官方基于特殊考虑的语言政策推动,一举成为香港占压倒性优势的通用语。

而粤语歌,

也正是因为1974年许冠杰、许冠文兄弟《半斤八两》电影及主题曲

等带起的粤语流行文化潮流,才开始挤占以前如日方中的英文歌和国语时代曲,最终成为香港乐坛当仁不让的主流旗帜。

香港一向是个移民城市,

七、八十年代飞速发展的黄金时代,更吸引了不少内地新移民来此定居置业

,其中,也不乏有人进入乐坛闯出一片天地。而基于当时粤语歌一统天下的地位,即使他们母语不是广东话,也要想办法学会粤语、唱粤语歌,才能赢得普罗大众的认同。

在北京青年沟煤矿大院长大的王菲

,可能是“新移民”唱粤语歌最成功的典范了。

这位曾经的“小邓丽君”,早在高二时(1985年)就出版了翻唱邓丽君歌曲的专辑《风从那里来》。1987年,王菲放弃厦门大学生物系的录取资格并跟随父亲移居香港;同年,她经朋友介绍拜戴思聪为师,并在他的指导下学习声乐。

语言天分极高的王菲选择花钱参加正规的粤语学习班,很快就熟练掌握了这门语言,并在1989年加盟香港最大的唱片公司宝丽金的分舵“新艺宝”,在“金牌经理人”陈少宝的悉心打造下以艺名“王靖雯”进入乐坛,并在1989年推出她的首张个人大碟也是全粤语大碟《王靖雯》,自此开始她一发不可收拾的亚洲天后之旅。

王菲(王靖雯)的粤语咬字,毫无“新移民”讲粤语别扭吃力的痕迹,甚至连本港人惯常的懒音都“欠奉”,亮丽、清澈而又婉转缠绵、时而我行我素、野性不羁的演绎,跨越邓丽君式的甜蜜抒情、西化色彩浓重的R&B、另类前卫的“小红莓”式Alternative,《藉口》、《尾班车》、《容易受伤的女人》、《爱与痛的边缘》......这首首至今仍在卡拉OK回响的动人粤语金曲,承载多少都会女子莫名的爱恨纠缠。

很遗憾王菲在内地的演唱会已不唱粤语歌,但无法抹掉的是她的粤语经典才是最令人荡气回肠的心动。

和王菲一样一开始也是走“另类”路线的

胡蓓蔚

来自上海。

1994年,她受到“音乐鬼才”刘以达的赏识,与上海老爵士乐团合作推出了一张怀旧味甚浓的爵士唱片《今天明天后天》。而在1996年刘以达好评如潮的群星合辑《麻木》中,她和王菲两位“新移民”齐齐现身,并担纲独唱了两首颇具难度的作品《了了》、《我的天》,彰显不俗的演唱功力。1997年,她签约正东的独立音乐厂牌“非池中”,发行了首张粤语专辑《就係胡蓓蔚》。

虽然并没有像王菲那样去参加粤语学习班,胡蓓蔚这位上海姑娘的语言天分也是毋庸置疑的,这张大碟的粤语演唱显然是母语水准,演绎清雅大方,在当年主流与独立音乐“井水泛河水”的融合大势下,胡蓓蔚的独立路线本应有不错的前景,但可惜在流行性的捕捉方面未能迎合潮流。

不过,与王菲最终回归北京的“大结局”相比,胡蓓蔚倒是坚守香江,虽然她自己的歌唱之路未能如王菲般大红大紫,但却以司仪的身份主持TVB《劲歌金曲》、 《无间音乐》,以“港女范”十足的粤语,继续推介她中意的独立和流行金曲。

“我来自北京”的天王黎明,本身籍贯是广东梅县

,可说血统里就流淌着广东人的血液。

1966年,黎明在北京的胡同里出生。随后,父亲黎新生前往香港工作,他和母亲留在北京生活。1970年,他们一家人移居到香港生活。

1990年7月,黎明发行第一张专辑也是粤语大碟《相逢在雨中》,当年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流量小鲜肉”。而两年后,他更与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共同被香港传媒封神“四大天王”。

因为几岁就到香港,黎明的粤语相当于第二母语,他声线浑厚而不失细腻,唱起粤语歌来深情、浪漫,甚是醉人,被电台D.J戏称为“冧歌”,而且他不时即兴创造的粤语“金句”更成为粤语流行文化的一个趣味部分。

和黎明的轨迹有些相似的是

出生于上海的90后巨肺天后邓紫棋

,她成长于一个音乐世家。

4岁前,跟从事音乐教育工作的外婆共同居住,在家庭环境的熏陶下开始热爱音乐,喜爱唱歌。4岁时,随父母移居香港。5岁时,开始尝试作曲及填词。

2008年仅17岁的她已经推出首张EP《G.E.M》,收录两首粤语单曲《等一个他》和《睡公主》。凭借该EP,邓紫棋获得香港叱咤乐坛流行榜“叱咤乐坛生力军女歌手(金奖)“,成为该奖项的首位未成年得奖者。2011年,年方二十的邓紫棋在红馆举行五场“Get Everybody Moving”演唱会,也是最年轻在红馆举行个唱的歌手。

接下来的剧情大家都知道,2014年以黑马姿态参加《我是歌手第二季》的邓紫棋不负众望夺得亚军,迅即成为华语乐坛第一个90后的“超级巨星”。她翻唱BEYOND的粤语金曲《喜欢你》让所有的90后、00后都知道这首经典。

虽然近年邓紫棋的市场以国语歌为主,但她不时也会推出一首不错的粤语单曲(如2017年的华语金曲榜冠军歌《Victoria》),始终粤语歌是她的根!

自古“湘女多情”,

来自湖南衡阳的谷娅溦(Vivian Koo,原名谷微、谷巍)

,却又选择了另一种路径进入粤语歌坛。

这位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美声歌剧专业、获得美国波士顿音乐学院研究生学位的科班生,在选秀1.0的2005年参加风靡全国的湖南卫视选秀节目《超级女声》并进入长沙唱区50强,四年后晋级《快乐女声》长沙唱区4强、全国60强,从而正式进入演艺圈。

谷娅溦与香港的缘分始于2015年参加无线电视《超级巨声4》获得总决赛亚军。在此利好下,她于2016年签约TVB星梦娱乐,一开始便备受公司器重,推出首支个人粤语单曲——红极一时的剧集《使徒行者2》插曲《安守本份》。

要知道,TVB剧集金曲的演唱权之前可都是吴若希、HANA菊梓乔等“本土港女”的专利,作为一位来港不久的“新移民”可以有如此黄金机会,可谓天意造化。积极努力的谷娅溦获得2017年度劲歌金曲颁奖典礼新人奖金奖,2018年8月,她将艺名从香港人看来略有些土气的“谷微”改为更符合“娱乐圈风水”的“谷娅溦”,也算是坚定了成为一位香港歌手的决心。

2021年,“港漂”六年,谷娅溦终于迎来她的首张个人大碟《哭墙》,11首曲目中,粤语歌虽然只占4首,但也体现了她个人的演绎风格,除成名作《安守本份》外,还有《香港爱情故事》片尾曲《哭墙》、《独孤皇后》主题曲《我为我坚强》、以及《放弃自己》,略带悲情、哀怨的哭腔、充满剧情感的跌宕起伏,也算是谷娅溦这位“新港女”剧集歌后的一种特色吧。

来自2005“超女”亚军的周笔畅

,虽然未曾移居香港,但这位出生在湖南长沙、在广东长大的另一位“湘女”也有颇深的粤语情怀。

1991年,因父母工作变动,6岁的周笔畅随父母从湖南移居深圳,2003年考入广州星海音乐学院。在广东粤语大环境下成长的浸淫,让笔笔一口流利的粤语,签约香港金牌大风时期,她在和香港、广东的同行交流时都生动自如的用粤语表达。

虽然没有推出过完整的粤语大碟,但每次演唱会都坚持有一个“粤语歌环节”,也有几首让笔迷朗朗上口的粤语代表作,包括2013年的《花樽与花》、2015年的华语金曲榜冠军歌《愚公移山》,笔笔感性、内敛略带文艺气质的演绎为粤语歌注入新的神采。

02台湾星马,过江龙各显神通

相对由内地“新移民”登陆香江成为职业歌手案例的屈指可数,台湾、星马(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地的“过江龙”在香港发展唱粤语歌,却似乎是更普遍的一种风气。

这应该起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和台湾歌坛的友好交流传统,当时红的香港歌手大多会到台湾出国语唱片,而有名的台湾/星马歌手也例牌会到香港走埠甚至唱粤语歌。

“宝岛歌后”邓丽君则可算是最早的一个成功代表吧!

众所周知邓丽君在七十年代就已经红遍港台及东南亚,但在签约香港的宝丽金唱片公司之后,邓丽君明显加大了在香港宣传的力度,甚至专辑的录音也是在香港完成。

1980年和1983年,邓丽君在宝丽金先后推出两张粤语大碟《势不两立》和《漫步人生路》,既有她知名国语歌的填词改编,也有顾嘉辉、黄霑、邓伟雄等本港音乐人为她创作的粤语原创,如《忘记他》、《风霜伴我行》,也有重唱知名的粤语小调,如《相思泪》、《槟城艳》。

邓丽君的粤语咬字有着她鲜明的个人印记,娇嗲中带着国语的翘舌音,虽然不甚标准,却也独有一番旖旎的小调风情。

而在1982年香港湾仔伊丽莎白体育馆那场著名的演唱会现场录音大碟中,我们可以听到邓丽君用热情而羞怯的“邓氏粤语”向观众问好甚至说俏皮话,这也是“宝岛歌后”留给粤语歌坛的一段佳话吧。

1974年以演唱刘家昌电影《云河》同名主题曲一举成名的台湾歌手黄莺莺

,在推出第一张专辑后便远嫁新加坡,1976年又再度复出。

黄莺莺与香港乐坛甚早结缘,1979年她以Tracy 名字发表的英文专辑《Feelings》就已荣获香港唱片业协会(IFPI)颁发的金唱片奖。而在香港发展时,她使用的是“黄露仪”这一粤语发音相对顺口的艺名,大家可能最有印象的是1983年她和关正杰合唱的粤语歌《柔情常在我心间》,此曲还曾获得当年度的“十大中文金曲”。

1984年,“黄露仪”在香港宝丽金推出首张也是唯一的一张粤语大碟《炎夏的梦》,由钟肇峰等著名音乐人为她倾力打造,充满着浓浓的城市民歌和粤语中国风韵味。

听“黄露仪”挥洒自如的粤语演绎,似乎听不出任何她的国语背景,但当年担任唱片监制的音乐人却表示:为她填词时会刻意避开一些难发音的粤语字,也算一段不为人知的轶事吧。

与邓丽君、黄露仪短暂的“雁过留声”相比,同样来自台湾的叶倩文却终生扎根香江大地,成为粤语歌坛为人传颂的一代天后。

令所有喜欢叶倩文粤语歌的歌迷难以置信的是:叶倩文虽然会讲国语和粤语,但却一直不会看中文。

原来籍贯广东中山、出生在台北的叶倩文四岁时便随家人移民加拿大,因此她不懂读写汉字,常需要借助拼音翻译国语和粤语,为此还常闹出一些笑话。

1980年,她在台湾出版首张个人国语大碟《春天的浮雕》,音乐人李泰祥充满古典格调的编曲衬托叶倩文天籁般的柔美声音。1984年,叶倩文将演艺事业的重心移到香港,在监制林子祥的大力辅助下,出版了她第一张粤语大碟《叶倩文(零时十分)》。

而1988年的《祝福》为她带来史无前例的成功,销量7白金(35万张),更击败梅艳芳、林忆莲、陈慧娴等竞争对手一举囊括首届“叱咤乐坛流行榜”至尊歌曲及“我最喜爱的歌曲”大奖,《祝福》也成为粤语歌坛传唱不衰的经典,连当年出生的刘惜君也会在日后的“快乐女声”现场重译这首歌。

最令人觉得神奇的是,叶倩文唱粤语歌时是监制用拼音注好每个字的音然后给她唱的,所以她唱起来每个音都那么字正腔圆,甚至比母语是粤语的人还要标准,特别在夜晚盲听叶倩文的粤语唱片,基本每个字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不会有任何懒音或歪音的地方。

而最美妙的是叶倩文用她铿锵有力而不失柔情的演绎方式,将粤语歌推进到一个“侠骨柔肠”的江湖世界,不论温馨隽永的《祝福》,深沉哀痛的《珍重》,励志激情的《凭千个心》,江湖情义的《愿死也为情》。听她的粤语歌,既如空谷幽兰、亦似江河澎湃,实在是令人荡气回肠、一生难忘。

不过,因为不会看中文,据监制表示,叶倩文在录制粤语歌时,会突然在某些字眼特别用力,其实并非这个字的意思需要特别强调,而是她当时不懂字面的意思,纯粹凭感觉去发声。或许阴差阳错,这更赋予叶倩文的粤语歌不同于其他以粤语为母语的女歌手的另一番“风情”。

1983年,香港人黄百鸣投资的电影《搭错车》的空前成功,亦带动演唱主题曲《酒干倘卖无》的歌手苏芮在香江的名气。

1985年,苏芮首次推出个人第一首粤语单曲——电影《龙的心》主题曲《谁可相依》,潘源良的词、林敏怡的曲,苏芮充满豪情的铿锵演绎,实在余音绕梁。1987年,苏芮趁热打铁,在华纳唱片推出她首张粤语大碟《休息·工作·再工作...》,除一首《旧日的岁月》改编自她自己的国语歌曲之外,其他都是集中香港乐坛最优秀的音乐人为她量身定做:鲍比达、林敏怡、林敏骢、郭小霖、徐日勤、林慕德、林振强、潘源良、潘伟源。

苏芮独特的蓝调摇滚唱腔,与八十年代招牌的香港励志流行曲完美结合,谱写出一阙灿烂的篇章。1989年,苏芮为电影《群龙戏凤》演唱的粤语版主题曲《凭着爱》(卢冠廷作曲/潘源良填词),成为当年度“叱咤乐坛流行榜”至尊歌曲,更被台湾歌手姜育恒改为思乡情怀的国语版《再回首》唱响华人世界。

1989年以首张专辑《说谎》出道的“情歌王子”张信哲,拥有太多醉人的“忧郁”情歌:《让我忘记你的脸》、《难以抗拒你容颜》、《爱如潮水》、《过火》等。

1996年,他将这股“忧郁”浪潮蔓延到香港,推出首张粤语大碟《深情》,大部分歌曲是上一年大获成功的《宽容》专辑的粤语版:《今夜唱什么歌》、《最伤心是谁》、《过火(粤语)》等首首张式金曲,换上粤语音调抑扬顿挫的演绎,显然更能征服香港歌迷。阿哲随后乘胜追击,又陆续推出《思念》、《到处留情》两张粤语大碟。2007年,他又在英皇娱乐推出一张HIFI品质的粤语专辑《雪国八月》,将一个台湾人的粤语歌情怀以时鲜的HIFI方式再现。

近年,阿哲的粤语歌情怀又在涌动,不仅在最知名的综艺节目《我是歌手》重唱他的粤语经典《到处留情》,还在竞演中致敬哥哥张国荣的《这么远那么近》,“力撑粤语歌”的行动,比很多香港歌手来得还要热切。

在九十年代港台两地歌坛大兴卡拉OK情歌的时代,除了张信哲之外,还有更多的台湾、星马歌手转战香港唱粤语歌。因为当时的香港乐坛粤语歌实在太强势,台湾/星马歌手要想真正在香江立足,必须有至少一两首粤语代表作。

除了本身就是源自香港或广府、母语为粤语的周华健、王杰、邰正宵、伊能静、李玟、陈洁仪等之外,还有巫启贤、许美静、许茹芸、方文琳、吴奇隆、吴倩莲等,他们大都将自己脍炙人口的国语金曲改编成粤语版,在快餐文化的大势下,不失为一种经济快捷的运作方式,其中有的粤语版甚至比原来的国语版还更受欢迎或者更流传后世。

从中研究,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有一半以上的国语歌手唱粤语歌是基本标准听不出口音的,其中尤以女歌手居多,如许茹芸、方文琳。

除了她们本身的语言天赋之外,亦可能得益于台湾歌手本身与香港交流频繁,在工作中接触和使用粤语的机会较多,也因为台湾本身有很多香港人或有广府背景的音乐从业者(如JimLee、易家扬、包小松等),他们或多或少会起着潜移默化粤语文化的作用。

即使是吴奇隆、许美静这样带着较重国语或闽南口音的粤语唱腔,也因为一种有趣的特色而为人包容,成为众多粤语经典中的一小朵浪花。

然而令人扼腕的是,到了21世纪千禧世代,随着香港乐坛粤语歌整体势头的减弱,周杰伦、陶喆、王力宏、S.H.E、张惠妹、孙燕姿、梁静茹等亚洲级的国语巨星雄霸舞台,台湾/星马到港拓展的歌手已不再以出粤语歌为必选,最多是在演唱会现场友情客串一两首粤语金曲以示“亲民”。

难得的一位异数是来自马来西亚的李幸倪,她神速速学会广东话的励志故事实在令人感动。因为住在靠近新加坡,GIN从小接受的是国语文化,所以当年到香港参加踢馆的时候完全不会广东话。

但有志向的GIN强逼自己三个月必须用广东话接受所有访问,因此用尽一切可能的方法,包括煲电视剧集、看新闻,留心揣摩所有人讲话的语气、语调,至今,GIN的粤语不仅非常流利,连尾音都是一派香港FEEL,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母语是广东话呢!

2016年加盟香港环球唱片的GIN LEE李幸倪凭专辑《BE -GIN》获得香港金唱片奖,碟中2首主打《双双》、《月球下的人》更成为“叱咤乐坛流行榜”及“华语金曲榜”双料冠军,并在2017年香港会展中心举行的华语金曲奖颁奖盛典荣登“年度最佳粤语女歌手”,当仁不让成为乐坛新天后。

女生名tracy是什么意思(tracy是男孩还是女孩名)-第2张图片

对比很多在粤语地区生活三年甚至三十年依然不会讲、听粤语的外来人士,GIN LEE的三个月学粤语励志经验实在值得借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过江龙”唱好粤语歌的故事不只香港独有,在广东的发烧市场,唱片公司敢于邀请多位外省籍的女歌手推出纯粤语金曲大碟,如陈果、童丽、姚璎格、陈佳,虽然这些女歌手的粤语未臻完美,但发烧友却津津乐道于她们那种“不一样”的独特韵味,这,也算是粤语歌的另一种传承吧。

广东籍的马来西亚天后梁静茹曾经推出过她唯一的一首粤语歌《原来你也唱过我的歌》:“原来你也唱过我的歌,陪同见证年月的经过,感激有你肯相信我,我们随旋律的高低挽手走过,原来我唱你也在拍和。”

希望歌中所述“大家都唱粤语歌”的美好时光不只是回忆,而是一段可以延续的不朽传奇!

本文作者:游威

华语金曲奖创办人兼总策划/全球华语音乐联盟秘书长、资深乐评人,娱乐营销人。自1992年起,在《音像世界》等报章杂志上发表音乐评论100多篇,超过30万字,其中《再见唐朝》、《张国荣2000风再起时》等在全国具有 较大影响。

2009年创办并全力运作有“华语格莱美”之称的“华语金曲奖”为终身事业。同时还曾担任多项国内大型音乐赛事评委,包括中国好声音、中国最强音、快乐男声、蒙面歌王等。

各位自己友,

你们还知道那些母语不是粤语的歌手?

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一下~

TAGS: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冀ICP备2022013555号,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