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姓字取名 > 正文

形容农村人朴实的网名(接地气的农村网名昵称)

评论:0 发布时间: 2022年11月27日 09:26 浏览: 424

这看起来是再寻常不过的一餐饭。腾腾的热气里,炖得软烂的红烧肉里依次下胡萝卜、香菇、青红椒,装了满满一锅。

但来吃饭的人有些特殊,农家院里的小马扎上,坐着的都是一群超过70岁的老人。

白发苍苍的老人们围在桌前,掌勺的年轻人韩士强一勺一勺将菜和馍馍舀进老人们的碗里,一边是“谢谢”“辛苦了”,一边是说个不停的“没事”。

这是韩士强走过的第100个村庄。从今年6月初起,韩士强开着他的移动餐车,辗转了100多个村庄,做的都是同一件事,免费做大锅饭,他的服务对象很明确,都是村里的留守老人。

他把做饭的视频传到网上,意外受到了年轻人的喜爱,这些看起来平凡无奇且流程重复的内容,缘何吸引了年轻人的目光?有人在他的视频下评论:因为真实的农村和曾经在视野外的老人们。

免费做饭的年轻人

作为一名90后,韩士强和他的同龄人不一样的是,他是选择留在乡村的人。最初,韩士强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喜欢拿起手机拍下平日的生活,他把镜头对准陕北的窑洞、自家的田地和朴实的农民,视频毫无拍摄技巧、也没有滤镜:大爷脱了鞋在天干地旱的黄土地上拔苦菜,妈妈在地里栽上红薯苗,自家盖房挖井……这些内容,看起来甚至显得不修边幅,但一如他的网名般朴实,“陕北二后生”。

他却意外在平台上积累了一些忠实观众,即使每个视频的点赞只有几十甚至几个,韩士强依然坚持记录。视频里,韩士强经常出镜,1.9米的大高个显得他格外壮实,而就在观看他视频的网友中,有学医的人发现,二后生可能患有“巨人症”,他们建议他去医院检查。2019年,在网友的建议下,韩士强去了北京看病,一路上,不少原本素不相识的网友给他安排住宿,帮助他寻医问药,最后他被确诊为脑垂体瘤和先天性心脏病。

好心网友想要给他捐钱做手术,他一分没留。从医院归家后,他决定把这笔钱用来帮助身边的老人,利用起自己曾经学过的一点手艺,给农村的留守老人做饭。

十几岁时,韩士强便跟着钻井队在宁夏、内蒙古做过工,也曾在大夏天的艳阳里做过木工,学装修。这一路打拼里,韩士强去学过厨师,也跟着村里的流动宴席干过,用他的话说,这些经历给现在他为留守老人做饭打下了点基础,“大锅饭做起来其实并不简单,如果火候掌握不好,有时候锅底的菜快煳了,最上面的还没熟。”

形容农村人朴实的网名(接地气的农村网名昵称)-第1张图片

韩士强在给老人们做饭。受访者提供

2017年,韩士强最终决定回到家乡,回到阔别已久的村子,他发现自己是唯一的年轻人,全村二十几口人,除了他之外,年龄最小的57岁,最大的90多岁。他见过太多的老人,守着自己的院子一整天也盼不到个人说话,农忙时节到了饭点就随便泡上一碗方便面,扒拉几口凑合完事,这里也包括他的父母。

看病回乡后,韩士强便想着,要把自己获得的善意再回馈出去,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些留守在村里的长辈们。

第一餐饭,韩士强决定从自己所在的高庄则村开始,给老人们做餐红烧肉和大锅菜。一大清早,他便跑去镇上的菜市场去买菜,37斤猪肉,花了六七百元,因为路途遥远,光是买菜来回花了韩士强3个多小时。平日里,由于去一趟镇上不方便,他基本上每隔十几天去集市上囤上接下来要吃的菜。

形容农村人朴实的网名(接地气的农村网名昵称)-第2张图片

这一天,这餐饭一共来了30多人,除了村子里的老人,韩士强还顺便叫上了在村子里通自来水的工人们,村民们出钱,高庄则村今年才刚刚通上自来水。

老人们觉得韩士强的这个举动稀奇,都早早地围在他的灶前,老人们惊喜地拉着他, “从古至今,哪有人免费煮饭给我们吃啊?”

“有人骂我作秀,我就给这条评论点个赞”

决定做这件事后,韩士强添置了灶具、煤气罐、桌子和锅碗瓢勺,在自己的货车上贴上了“让爱回家,温暖咱爸咱妈”的标语,从6月起,这辆餐车每天穿梭于黄土高原的沟壑、土路间,一村接着一村地跑,目前服务过的老人已经超过6000人。

为了保证吃进老人肚里的食材安全放心,韩士强每日清早六七点开车赶往最近的菜市场或者集市,最初每一天的菜色都由韩士强自己来定,做的村庄多了,他会提前问问村里的人有什么要求或是忌口,买完菜就直奔下一个村庄,架起他的炉灶忙活起来。

走了几个村后,韩士强又在他的移动餐车上多添了几把折叠椅,椅子是为老人们准备的。每次做饭间,总有老人主动围过来,找韩士强聊天,他怕老人们长时间站着腿疼,让他们坐在他身边,也能互相聊聊天。“很多的高龄老人,其实吃喝不愁,如今很多村子也纷纷建起了幸福院,但他们最缺的其实是陪伴。”

总有老人和网友问起他,一直免费给大家做饭,钱从哪里来?他总是笑呵呵,“有老板支持我,他出钱,我出力。”

老人们端着菜和馍馍。受访者提供

他依然如同之前一样,把每天做饭的视频传到网上,最初,有不少网友对他赞赏,但做了半个多月饭后,韩士强的视频下渐渐多了一些刺耳的声音,有人说“二后生就是在作秀”,也有人直言“你坚持不了多久”,所有在视频下的留言,韩士强都一一浏览,他却很少回复。但不少赞扬和嘲讽里,都能看到他点过赞的痕迹,韩士强对于这个举动,有他自己的执念,“有人骂我作秀,我就给这条评论点个赞,证明我看到了,我没啥文化,也不会说,只能用我的接下来的行动说服这些网友。”

走过的村庄越多,韩士强发现自己与村庄的联系越紧密,也被这片黄土地上最朴实的情谊打动。他走过的很多村子里,如今只剩下十几位老人,日夜盼着儿女归来。他见过一位80多岁的老人,在目送着自己的儿子的车驶远后,依然追着车艰难地跑在山路上,老泪纵横。他路遇过村里的老妇人,在雨后跪在地上拾地软,要存起来,等晚辈回家吃。他也在一场大雪后赶回家帮父母收割庄稼时,看到满头大汗的父亲不忍耽误了他的“正事”,催着他离开。

如今,韩士强每天都能接到数十个电话,上百条私信,主动找到他的人里面,很多人都有着同一个念头:想请韩士强去自己的村庄为老人们做餐饭。他们当中,有村委会的干部,更多的是在外的游子。前不久,有人主动联系到韩士强,想要自己出钱,请他去村子里为全村的人做餐饭。找到他的年轻人告诉韩士强,小时候她的母亲在山里干活时受伤,是村里的乡亲们齐心协力帮忙,才把母亲从山里救了出来。以前家里穷只能勉强拉着邻居吃碗面,现在有条件了,就想报答下这些曾经伸出过援手的村民。那一天,村子里宰了5头羊,韩士强从大清早一直忙活到晚上9点,全村200多人都被邀请来吃饭,这是他至今操办过最大规模的一餐饭。

曾经挑刺的观众渐渐变成了韩士强的集体幕后策划者,在他们的建议下,韩士强的视频里,加上了每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介绍,拍下了买菜的过程,每次吃饭后他都要为老人们集体拍张合影,给他们留作纪念。许多老人们在韩士强来的这一天,特意换上许久未穿的衣服,翻出平日里舍不得戴的首饰,把头发梳得整齐光亮。

很多人曾经问起韩士强,做这件事的初衷何在,“我想做且能做的其实并不多,只是希望看到我视频的人,能多多望向农村和村里的老人,多看看自己的父母,有时间的话能回家看看。”他总会如此回答。他欣慰的是,“如今视频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看到农村,了解真实的农村。”

做完今天这餐饭,明天他又将奔赴下一个村庄。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张凌云

来源: 上观新闻

TAGS: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冀ICP备2022013555号,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