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姓字取名 > 正文

别具匠心的意思和造句(用独具匠心造句)

评论:0 发布时间: 2022年12月02日 08:24 浏览: 177

诗人一旦从想象的意境走出, 灵感的种子便在心灵的沃野开花结果。

凭感觉写诗,偶尔也会写出好诗; 凭灵感写诗,最终才会成为诗人。

诗,可以沧海横流,可以大江东去; 诗,也可以小桥流水,也可以浅草烟柳…… 我却有时更喜欢寓情于哲理。

诗贵自然。

或如流云,有悠然自得之妙; 或似鸟鸣,有怡然自乐之趣。

散文如流放的云,诗歌似云遮的月。

有人说,诗是感觉的叶; 有人说,诗是体验的花; 有人说,诗是悟性的果; 而我说,无论诗是什么,真善美是它们共同的根。

别具匠心的意思和造句(用独具匠心造句)-第1张图片

诗,讲究跳跃。但,这种跳跃,应像爆竹,似断实续。

泰戈尔善于捕捉刹那间的感悟和思索, 把绿树、小草,把夏花、秋叶,把火焰、云朵, 把晨露、山岚……都化作一只只诗的飞鸟。

诗和哲学比较, 哲学是真理的根,诗是真理的花, 其根越深,其花也越美。

诗人观天,恋的是月: 哲人观月,迷的是天。

有人说,愤怒出诗人: 有人说,灵感是痛苦的产儿—— 拜伦就是愤怒和痛苦的骄傲。

有人说,诗的美在于真: 有人说,最美的诗境是朦胧—— 泰戈尔就是真与朦胧的自豪。

诗人,想别人之想,写别人之写,其诗难新: 想别人之想,写别人未写,其诗自妙: 想别人未想,写别人未写,其诗必奇。

逻辑于诗,似羁绊,如镣铐, 因为它既非思想,更非意境。

写诗,句无余字,篇无赘句,仅为下品; 句有余味,篇有余韵,可为中品; 句无余字而有余味,篇无赘句而有余韵,方为上品。

在多数情况下。

与其相信一个人说的, 不如相信一个人写的, 特别是诗与日记。

白而不白,平而不平,俗而不俗…… 写诗,贵在于此,难在于此,当然成功亦在于此。

相反,艰涩隐晦是诗的痼疾,矫揉造作是诗的大忌。

写诗,炼意而不贪句,乃谋篇之道: 炼字而不艰涩,乃造句之法。

诗,忌刻意求工,刻意求工则往往其巧不巧: 诗,忌矫揉造作,矫揉造作则常常其然不然。

以少胜多的是诗, 以虚代实的是画, 以静制动的是舞。

诗不实说,实说则无意境; 诗不说尽,说尽则无韵味。

写诗, 夸张只是技巧,想象才是智慧。

酸甜苦辣,才是诗的富有; 赤橙黄绿,才是诗的斑斓。

开始学诗, 我以为缪斯是一个欢乐之神, 继而又觉得她是一个愤怒之神, 而今方知她还是一个苦难之神。

诗与文章, 同行说好的是佳品, 专家说好的是精品, 大师说好的是上品。

好的小说,不乏诗趣; 好的散文,充满诗情; 干巴巴的诗句,穿着的只是诗的外衣。

一首诗,读者多了,自然成为经典; 几句话,流传久了,最终成为箴言。

人生,总要渡到彼岸; 诗海,永远面临未渡。

带血的伤口,才会长出新肉; 撒盐的伤痛,才会刻骨铭心; 含钙的诗文,才会挺直脊梁。

诗所以成为诗,它属于心灵: 诗所以是好诗,它属于生命。

好诗诗中有画,诗意如画境; 好画画中有诗,画境如诗意。

有躺着的影子,就有站立的人: 有流血的伤口,就有歌唱的诗。

诗情,是灵感朦胧的花树; 花树,如季节芳香的诗情。

诗对我是本真的,如同夙愿; 诗对我是神秘的,如同宿命。

写诗要有灵感, 学书要有悟性。

别具匠心的意思和造句(用独具匠心造句)-第2张图片

灵感和悟性都有天分的人,可能成为大家。

热恋可能使文盲成为诗人, 失恋可能使诗人成为哲人。

拥有爱所以写着关于爱的诗, 枕着恨所以做着关于恨的梦。

诗人是感性的,把意象演绎成意境; 哲人是理性的,把思考抽象为思想。

哲人散步即是散心,心游感悟的苍穹; 诗人凝思即是凝神,神人灵感的曲径。

诗仙让人崇拜,由于灵魂的神采飞扬; 诗圣让人崇敬,因为生命的独立苍茫。

李太白醉在醒里,才会“斗酒诗百篇”; 曹雪芹醒在梦里,才知“谁解其中味”。

郁孤台守望了一千年,还是稼轩风骨; 清江水追随了一千年,还是居士气度。

我们读歌德,读出伟大,其诗像生命一样瑰丽; 我们读拜伦,读出不朽,其生命像诗一样绚烂。

诗人常常痛苦,作家难免孤独,艺术家与浪漫形影不离。

年轻而不觉寂寞,年长而不觉孤独, 是因为与诗和随想一路同行。

光明是诗: 日是颂辞,月是情诗,星星是童谣。

诗与艺术不乏神童,而历史和哲学一定是长者。

诗的灵魂是真,艺术的灵魂是美, 诗与艺术共同的灵魂是善。

诗人和情人,有时是同一个人; 科学家和探险家,有的是同一个人。

艺术奇妙,是在稚化了奇妙之前; 艺术崇高,是在忘记了崇高之后。

赏乐,不在弦上之声,而在弦外之音; 赏画,不在笔下之形,而在笔底之韵。

当文学是灵魂之果时,它是被崇尚的; 当艺术是心灵之花时,它是被赞赏的。

为艺术而艺术,当然不好; 为艺术而不艺术,那就更遭。

艺术在成为家之前,推陈是可喜的, 在成为家之后,出新是可贵的。

太奢华了,艺术还有灵魂吗?

太奢侈了,灵魂还有思想吗?

太奢靡了,思想还有品格吗?

科学追求创新, 艺术崇尚原始。

文学陶冶人的情操, 艺术涵养人的气质。

原创美离不开原始美, 自在美离不开自然美, 至于修饰、粉饰、掩饰之后, 便成了原创美的改版和自在美的改装。

真正的艺术家, 既不模仿别人,更不重复自己。

在艺术的陶冶中, 勤奋与悟性有亲缘关系,但绝不是亲兄弟。

冰雕是变无形为有形的艺术, 根雕是化腐朽为神奇的艺术。

罗马的文明,是从古典到古典的文明; 巴黎的时尚,是从艺术到艺术的时尚。

艺术天分, 不是一说就明白的聪明,而是一悟就懂得的聪慧。

和常人相比, 对大自然的观察,艺术家独具慧眼, 所以才有作品的别具匠心。

舞台上丑角的表演, 是三分夸张、三分滑稽、三分幽默和一分庄重严肃的 艺术。

表达,作为一种艺术, 无论言简意赅,还是深入浅出, 它们共同的老师是厚积薄发。

文章越短越难写,话越短越难说。

文章和话,唯其短,才简约、明白和晓畅。

艺术必须娴熟,但熟练的匠人永远成不了艺术家。

作家和艺术家,不成熟和太成熟, 都不会产生出最好的作品来。

音乐,耳朵听到的旋律往往不如心灵感受到的更美; 绘画,眼睛看到的意境往往不如心灵感悟到的更美。

伟大的音乐,可以向全人类发言; 高尚的音乐,可以陶冶人类的灵魂—— 这既是音乐的神圣,又是音乐的使命。

歌声是生活的盐,没有它,生活就显得乏味; 歌声是生命的花,没有它,生命就变得单调。

歌星和歌唱家的区别在于: 前者把唱歌作为职业,是生活的一部分; 后者把歌唱作为事业,是生命的全部。

能以轻松笔调写沉重话题的是高手, 能以浅显道理说清复杂问题的是大家。

自然是第一个真实, 心灵是第二个真实, 作品是第三个真实。

它们的关系是: 心灵感受自然,作品解释心灵。

高雅有什么不好,只要不是自命清高; 通俗有什么不好,只要不是流于庸俗。

悲剧是岁月里淌着泪, 喜剧是时间里渗了蜜, 悲喜剧是泪流进蜜里。

古者有谚,谚语是“田夫野老”的名言; 古人有言,格言是文人雅士的名言。

它们之间,前者是源,后者是流, 有时后者干脆就是前者的嬗变和加工。

童心,一旦插上翅膀, 童话便大胆飞翔,童谣便大声歌唱。

好演员的标准: 生活是生活,演戏归演戏。

TAGS: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冀ICP备2022013555号,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