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姓字取名 > 正文

自食其力的意思(自食其力的意思1999年发生了什么事)

评论:0 发布时间: 2023年02月03日 20:08 浏览: 106

有一年,河南一带接连下了几天瓢泼大雨,只下得河涨沟满,平地水深三尺。凶猛的洪水冲毁了数百个村镇,席卷了几十万亩良田,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到空前的损失,古老的洛阳城也处于洪水包围之中。

话说那天水面上漂着一条小船,船上有两位青年,一个身材魁梧,体格健壮,皮肤黝黑,他叫夏伯羽,是下乡知识青年;另一个衣冠楚楚,仪表堂堂,文质彬彬,名叫潘义,是洛阳市的青年。这两人怎么会来到一条船上呢?

原来,那天夏伯羽正冒雨在河边抢救队里的船只,突然,洪水咆哮着压了过来,匆忙间,夏伯羽登上了一条小船,随波逐流,被洪水卷了下来。小船冲到一个山脚下,忽听山上有人呼救,夏伯羽举目一看,只见一位青年被洪水困在山头。

此时,洪水还在一个劲地猛涨,眼看那青年就有生命危险,夏伯羽急忙把船划了过去,把他救上了船。此人叫潘义,父亲是洛阳市一个工业局的革委会副主任,他因下乡给表妹办理入城手续,不幸中途被洪水所困,若不是巧遇夏伯羽,险些丢了命。

小船在水上漫无目的地漂流,夏伯羽不由得犯起愁来:到何处去安身呢?潘义却毫不担心,说:“不要紧,我家就在洛阳,到了市里就好办了。”夏伯羽也无心问潘义的情况,只好向洛阳划去。约到下午三点左右,快接近洛阳时,突然,潘义在船上惊叫起米:“哎呀,不好!有人落水!”

夏伯羽一看,只见一个姑娘一沉一浮地在水思净扎。潘义水性不好,也缺乏胆量,只是在船上干着急。夏伯羽却“刷刷”把蓝涤卡中山装脱了下来,往船上一丢,“扑通”跳进激流漩涡之中,划动双臂,迎滑浪涛,奋力向落水人划去。经过一番搏斗,终于托起了那个即将沉入水底的姑娘。

由于潘义从没使弄过船只,怎么也驾驭不住,小船反而朝相反的方向漂去。这可苦了夏伯羽,又要救人,又要追船。也多亏他有一身好水性,硬是托着姑娘划啊,划啊,慢慢靠近了小船。

夏伯羽把姑娘托了起来,哪知小船一颠簸,潘义没抓牢,“扑通”姑娘又掉入水中。夏伯羽一看不行,索性沉到水下,用肩膀把姑娘顶了起来。潘义七手八脚,好不容易才把姑娘拖上了船。经过这一番折腾,夏伯羽已精疲力尽了。他正要攀上船来,哪知这时突然”一个恶浪盖了过来,把夏伯羽卷进了浊流之中....

“哎呀, ......潘义吓得脸色铁青,魂飞魄散,半晌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潘义才转过神来。定睛一看,啊呀!这姑娘好漂亮啊!只见她细眉沾着水珠儿,双眼微闭,那俊美的脸庞,修长的身材,真有点使潘义神魂颠倒。潘义贪婪地看了看昏迷之中的姑娘,拿起夏伯羽留下的那件蓝涤卡中山装,盖在姑娘的身上,轻轻喊了两声:“同志,同志。”

姑娘渐渐苏醒过来,睁开双眼一看,见自己躺在一条船上,耳边有位青年在轻轻地呼唤,知道自己已经遇救了,便涵激地说:“谢谢你救了我,我....真不知该怎么报答你!”潘义煞有介事地说:“救人之难,理所应该,你别介意。”

又问姑娘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姑娘说她叫能凤莲,家住洛阳市,父亲是搬运工人。潘义喜出望外,说“太好了,我也是洛阳市人,正好送你回去。”姑娘听了,心里自然是十分感激。

船到洛阳,两人上了岸。分手时,凤莲要把那件蓝涤卡中山装还给潘义,潘义正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显得很关心地说:“你披着吧,不要着了凉。”

第二天,凤莲带着礼物,亲自登门道谢。潘义一见凤莲,呀,真是又有一番风韵,比那天更显得妩媚动人。潘义简直是欣喜若狂,忙指着她手上的礼品说:“.....这就小看人了。”凤莲说;“应该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这两句话一说,潘义是听在耳里,甜在心里啊!说;“好好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见外了。”于是,两人便亲切地谈了起来。真是:凤莲真心报大恩,潘义假意献殷勤。

再说潘义见凤莲相貌迷人,心想:那个知识青年已葬身鱼腹,自己正好利用“救命恩人”的有利地位,把凤莲牢牢抓在手心里。有一天,凤莲来到潘义家里。潘义慷慨地拿出了两百元钱,对凤莲说:“凤莲,我们是患难之交结同心,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把这两百元钱拿去买块进口手表吧,如果你不收下,那我....我的心....”

潘义装得万分难过的样子,还硬挤出了两滴眼泪。凤莲心肠软,起先不肯接受,被他这一求一哭,心里早没了主意。心想:也是呀!要不是他冒险相救,说不定我早已到东海龙宫去了,哪会有今天呢!如今见他一片至诚,不忍心拒绝,只好收下了。一个姑娘收了另一个男人的钱,这就意味着把终身许给了人家。

凤莲刹时脸上发烧,心乱如麻,无心再坐下去。潘义提出明天要去拜会凤莲的父母,凤莲也只点了点头,便匆匆离去了。凤莲出了门,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心里还在怦怦乱跳。

走了一会儿,感到肚子有点饿,便走进一家面馆,想吃碗面,顺便坐下来定定心。这家面馆并不大,顾客非常拥挤,又是闹水灾的年头,尽管国家想尽了办法,但一时有些灾民还无法安排,所以店里灾民也很多。

凤莲买了碗面,刚一拿起筷子,就见身边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青年,眼睛直瞪瞪地盯着她。让别人这么瞪着,怎么吃得下去呢!凤莲不愿吃了,把面移了一移,对那青年说:“你太饿了,你吃吧!”那青年脸上一阵红,很不好意思地说:“不,我只吃些残渣剩面。”凤莲心里一动,忙又买了一碗面,对那青年;说;“这两碗面全给你,你吃吧!”说完,起身便走出了面馆。

那青年也许是太饿了,一坐下来,端起两碗面便狼吞虎咽地倒进了肚子里。吃完,正要起身走,突然感到脚上好像踢到一件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皮包!他急忙拾了起来,呀!里面有厚厚一叠钞票哩!他楞了楞,想想准是刚才那姑娘掉的,便撒腿跑出面馆,追了上去。

那青年一路紧追慢赶,好不容易才把凤莲追上。他拿着皮包,气喘吁吁地说:“同志,这...是你的吗?”凤莲下意识地往口袋里一摸,天哪!买表的两百元钱全掉了啊!凤莲接过皮包数了数,二十张拾圆的钞票一张不少。

她很感激,忙抽出两张送给那青年,说:“太谢谢你了,一点小意思,请不要推辞。”“不!”那青年说,“我会劳动,我能够自食其力,我不能贪图别人的钱财!”凤莲感动啊!在这灾难之年,竟有这样的好人,真正难得啊。凤莲关心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自食其力的意思(自食其力的意思1999年发生了什么事)-第1张图片

怎么会流落在街头呢?"那青年说:“我是个知识青年,名叫夏伯羽,遇到了大水,由于在洛阳举目无亲,才落到这种地步。”“噢,原来是这样!”凤莲想起自已落水时的遭遇,便十分同情地说:“我叫薛凤莲,家住城东四街平安里五号,你如果需要我们帮助一点什么的话,就请到家里来找我,好吗?”“那就太谢谢你了!”夏伯羽不是破洪水卷走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洛阳市呢?

原来,夏伯羽被一个激浪打了下去,多亏他头脑清醒,又有相当的水上功夫,死死抱住了一根旧木头,顺水漂流,被冲到岸边,才幸免于难。他在救薛凤莲时,并没看清她的面貌;薛凤莲在昏迷中,更不知道救她的是夏伯羽,还一直错把潘义当作救命恩人哩!所以他两人虽是患难之交,却是见面不相识啊!

再说夏伯羽与薛凤莲分手后,眼看洪水一时退不下去,觉得自己老是这么流浪也不是个办法,如今见薛凤莲乐意帮助自己,就想:何不请她借辆板车,干点力气活,也好赚几个钱糊口啊,主意打定,第二天他便去找薛凤莲相助。

自食其力的意思(自食其力的意思1999年发生了什么事)-第2张图片

去薛凤莲家,要通过一座小木桥。桥下洪水滚滚,桥上人车济济。这时,正好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爷拖了一辆板车在往桥上拉,由于车子装载太重,“吭吭呵呵”半天也拉不l去。正在这个时候,只听“嘀铃铃”后面飞来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车头挂着大网袋,后架夹着糕点盒,骑车的正是潘义。

今天他带了礼物去看凤莲父母,由于车子蹬得快,撞着了前面的板车,“丁丁当当”差点把网袋里装的酒瓶儿给撞破了。潘义火了,开口就骂:“老不死的,挡着道别人不要过啦!”老大爷一听 :“咦!你这小青年嘴上怎么这么不干净,开口就骂人!”“骂人?哼!老子要不是今天有事,我还跟你没完哩!”说着抓住板车用力往下一拽,“让开!”“嗤溜溜”板车直往下滑,好险哪!老大爷费了好大劲才把板车拖住,回头正要找潘义评理,可他早一阵风似地跑了。

老大爷缓了口气,又拉起板车上坡。拉着拉着,突然感到车子好象轻了许多,待板车上了木桥,老大爷回头一看,哟!原来有个青年在后面推哩!只见他一头的大汗,正对着老大爷直笑哩。老大爷感激地说:“小青年,谢谢你!”“不用,大爷,走吧,我帮你推!”你道那青年是谁?正是夏伯羽。他到薛凤莲家去,见老大爷拉车上坡很吃力,便自动地帮着推了起来。

两人一个拉,一个推,走了一段路,老大爷放下车子,说:“到了。请到我家里去喝口茶吧!”夏伯羽说:“不啦,我还要去找个人。”“你找哪家?”“平安里五号。”老大爷想:咦!怪呀!问的是我家里哩。原来这位老大爷就是薛凤莲的父亲。薛大爷望了望这位青年,素不相识呀!便问:“你找谁?”“薛凤莲。”“啊呀,巧唯!正是我女儿,快请进!”

薛大爷把夏伯羽带进屋里,见桌上摆了许多礼品,奇怪地问老伴:“昨啦?开百货铺啦?”老伴努了努嘴,告诉他是女儿的救命恩人来了,又指了指夏伯羽,轻声问:“这是谁?”薛大爷说“不用你管。你有你的客人,就不兴我有客人呀!”随即招呼夏伯羽入座,并叫凤莲出来。

薛凤莲房里走了出来,见了夏伯羽也很高兴。夏伯羽便谈了借板车的事,薛大爷满口答应说:“行!你就拖去用吧!”夏伯羽见大爷家里有客,不便久坐。薛大爷挽留不住,亲自出去拖了车子。

这时,潘义正在薛凤莲房里,听见外面有声音,觉得耳熟.透过门缝一看:糟了,那小子怎么来了?要是他把真情一说,我这假面具不就揭穿了吗?到手的美人儿不就要飞了吗?不行!我得想办法对付他!

潘义正想得出神,凤莲送走夏伯羽进来了,说:“我爹回来了,你快去见见面吧!”“好好!”潘义赶紧整了整衣服,走出房门,恭恭敬敬地叫了声:“薛大伯,您好!”可是,当两人一照面,潘义却傻住了。天哪!今天怎么倒楣的事全碰在一起啦?薛大爷也认出了他,心想:咦!这样的人也能舍己教人?但碍于面子,他.只是不冷不热地“哼哼”了两声。

今天的见面很不痛快,一顿中饭也吃得乏味儿。没坐多久,潘义就推说有事走了。薛大爷问凤莲:“他就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看准了?”凤莲不知何意,说“爹!当时船上就他一个人嘛,还假得了。你...... 是怎么啦?”“反正我看他不象。你以后得多留个心眼,看人可得看到骨子里去。”

再说夏伯羽自借了板车以后,总是没日没夜地在外面找活干。拉脚、抢运防洪物资,他从不吝惜自己的力气。每天所得的工钱,除留下吃饭外,全交给薛大爷,薛大爷不肯收。

夏伯羽感激薛大爷一家的帮助,这天已经夜深,他还顺便给薛家带一车煤回去。刚踏上桥头,就见桥中间有个黑影,问了声“谁?’那人不响,拔腿就跑了。呀!有坏人!夏伯羽只是注意着前面的照影,没有顾及到脚下的路面。谁知这黑影已设下了圈套,夏伯羽刚下坡时,一脚踏空,装煤的板车歪斜地卡在断了的桥上,他自己横倒在车下,车轮正压在他的身上....

夏伯羽被送进了人民医院,经过医生的紧急抢救,到第二天下午才慢慢苏醒过来。他在洛阳无亲无友,薛大爷一家就成了他的亲人,他们经常来照应他,安慰他,夏伯羽很是感动。

这天,凤莲想给他带件衣服去换换,可家里只有女人和老人的衣服,怎么办呢?她想起了落水那天披回来的蓝涤卡中山装,便带着上了医院。

当夏伯羽一接过那件蓝涤卡中山装时,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怪呀!我的衣服怎么到了凤莲的手里呢?忙问:“凤莲,这衣服哪来的?”凤莲说:“是我的朋友潘义的。”“不!这衣服是我的。怪呀!怎么会在你这儿?”凤莲吃了一惊:“怎么?是你的?你没认错?”“错不了!”

夏伯羽便把那天救人经过讲了一遍。凤莲一听,原来潘义的一套全是骗人的,真正的救命恩人却是眼面前这位负了伤的青年,又是气又是喜,连忙说:“伯羽,你救的那个姑娘就是我啊! .....你怎么不早说呢?”夏伯羽也大出意料之外,说:“是吗?我真不知是你,就是知道,又有什么值得挂在嘴上呢?”

两人正在说着,突然,薛大爷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说:“我早知道那小子不是好东西”,两人忙问什么事。薛大爷说:“你们还不知道,破坏木桥的人逮住了,就是那坏小子潘义,他是想陷害伯羽啊!”“啊!”凤莲惊得目瞪口呆。夏伯羽却还不明白.薛大爷就说:“潘义就是你在船上救的那个青年,他怕你揭穿他,就想着法子害你!”“啊!原来是这样!”

真相已经大白了,故事到这儿也该结束了。可是还有几句后话,也得作个交代。潘义经过他当革委会副主任的父亲的多方奔走,打通关节,被“教育”释放了,又厚着脸皮去找薛凤莲。

凤莲气极了,把那两百元钱往他身上一摔,大骂骗子,把他轰走了。从此,凤莲往医院跑得更勤了,她几乎日夜守在夏伯羽的病床前。这就叫:乱世年头分真伪,患难之交见真心!

#故事#

#头条#

TAGS: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冀ICP备2022013555号,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