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b疫苗有必要打吗(hib疫苗不建议打的原因)

新优网_大帅比 6 0

“我的一个朋友死于急性会厌炎导致的窒息,所以我很希望这个疫苗能够普及。”一位疫苗领域专业人士陈青(化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会厌炎是一种特殊的、主要累及喉部声门上区的会厌及其周围组织(包括会厌谷、杓会厌襞等)的急性炎症病变,它由b型流感嗜血杆(Hib)菌引起,而Hib菌也是造成中国儿童细菌性脑膜炎和肺炎等感染性疾病发病和死亡的主要病原菌之一。《柳叶刀》文章显示,在2015年,中国有大约3400人因感染Hib死亡。

而目前,接种Hib疫苗依然是预防Hib相关疾病的唯一有效手段。但对绝大多数国人来说,Hib以及Hib疫苗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为何多年缺席国家免疫规划

hib疫苗有必要打吗(hib疫苗不建议打的原因)-第1张图片

目前,Hib疫苗在中国并没有被列入国家免疫规划之中,这也是世界卫生组织194个成员国中的唯一一个。

在国内,疫苗可以被分为免费向公民提供的一类苗和公民自费、自愿受种的二类苗。一类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由各省市政府负担其经费、招标采购,统一分发至各疫苗接种点。二类苗由各疫苗接种点自行采购,通常根据市场规则定价。

而Hib疫苗由于未被列入国家免疫规划,目前属于二类苗,价格、渠道等因素都对它的可及性产生了影响。因而,此前将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的呼声不断。

疫苗专家陶黎纳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无论是从疾病的严重程度、疫苗的预防效果还是疫苗采购成本来说,Hib疫苗都最应该优先纳入免费。

《中华医学杂志》此前研究显示,感染Hib菌最严重的临床表现是脑膜炎(约占全部侵袭性Hib疾病的50%-65%),5岁龄以下儿童中Hib脑膜炎患儿的病死率为9.7%。存活患儿中21.4%的有精神和神经系统后遗症;33%患有硬膜下积液;33%患有听力和/或智力障碍;17%的患儿甚至患有轻度瘫痪。

北京大学中国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方海教授表示,从欧美等国家将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中多年的结果来看,当Hib疫苗的接种率在80%或者85%以上时,其相关发病就几乎绝迹,并且已经有多种HIb联苗存在,如Hib疫苗和百白破疫苗、Hib疫苗和脊灰疫苗和百白破疫苗,方便儿童接种。

而实际上,该不该把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是一个争论已久的问题。

方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Hib疫苗没有被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缺乏高质量的卫生经济学评价证据。2004年召开的第二次“Hib在亚洲”的专题研讨会,也有专家提出,阻碍Hib疫苗在亚洲使用的主要原因是疾病负担和疫苗价格不够清晰。陶黎纳也表示,由于国内抗生素滥用等问题,临床上检测出Hib细菌很难,这造成了中国Hib疾病负担被低估。

目前,自费市场的Hib疫苗在全国的总体覆盖率为33%,上海、天津等省市可以达到50%以上,西藏、新疆、甘肃等西部地区则不到5%。

卫生经济效益的重要一步

卫生技术评估(Health Technology Assessment),是通过对卫生技术的功效、安全性、成本-效果/成本-效益以及社会影响(伦理、道德、法律等)做出的系统评价,为有关卫生技术的决策和政策制订提供信息的一种方法。

hib疫苗有必要打吗(hib疫苗不建议打的原因)-第2张图片

为研究接种Hib疫苗的成本-收益,方海构建了一个马尔科夫状态转移决策模型。希望可以为各省政府将Hib疫苗纳入地方免疫规划提供支持。

今年8月,这份研究名为“National and provincial impact and cost- effectiveness of Haemophilus influenzae type b conjugate vaccine in China: a modeling analysis ”(中文译为《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纳入中国国家免疫规划的国家和省级疫苗效果和成本-效果分析: 一项建模分析 》)的研究在医学期刊《BMC Medicine》上发表。

研究通过将新生儿期后存活的儿童在两种情况(即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或未纳入国家免疫规划)下进行建模,结果显示,在2017年全国出生人群中,将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预计可预防约2700例死亡(减少93%)和23.56万例Hib疾病(减少92%)。避免的大多数病例和死亡由肺炎引起,门诊和住院肺炎病例分别占避免病例的80%和17%,节省共计24.87亿元(3.84 亿美元)治疗费用。该人群所带来的增量成本约5万元(8001美元),低于当年的国内人均GDP。

参考国际通用的卫生经济学成本-效果评价标准可以判断,将Hib疫苗纳入免疫规划具有很高的经济性。

此外根据测算,将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需要花费14亿美元(官方承担11亿美元)。然而,全国范围内避免的治疗费用和终身生产力的提高能够节省 3.77 亿美元,将部分抵消疫苗接种方面的成本。

研究同时也指出,在政府大量采购的情况下,疫苗价格很有可能极大地降低。陶黎纳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Hib疫苗国产化已经实现,产能充分,如果整体采购,四针剂的价格可以控制在100元之内。

纳入程序之辩

但是,经济效益问题并非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的全部争论所在。

一位疫苗领域专家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能将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当中当然是好事。但是,“按照哪种程序纳入”这一问题同样值得讨论。

他指出,Hib疫苗的免疫程序随首针接种时间变化,最佳方案是在6月龄之前完成3针基础免疫程序。但如果Hib疫苗纳入了国家免疫规划程序,可能造成疫苗接种单位的工作量大幅上升,也有可能出现6月龄以内疫苗种类过多导致排针困难的情况发生。

另一方面,如果想把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采取第一针免费还是全程都免费的政策也是个问题。

这是因为Hib疫苗有三种免疫程序,分别是“3 1”程序,即在2-6月龄开始完成3剂基础针接种,18月龄加强1针;或是“2 1”程序,即在7-11月龄起完成2剂基础针接种,12月龄后加强1针,加强针与第二针间隔≥8周;亦或是直接在12月龄-5岁期间接种1剂。

但新生儿自4月龄起由于母传抗体降低,Hib相关疾病发病率大幅上升,在6月龄达到最高峰,若采取“3 1”程序可能由于排针原因无法完成3针基础针次接种;若采取后两种接种程序则接种时间被推到发病高峰之后,这两种情况都可能导致无法保证儿童在发病高峰之前获得足够免疫保护。

因而,虽然方海的研究为Hib疫苗在卫生经济评价上提供了证据,但Hib疫苗是否能被纳入国家免疫规划、以何种方式纳入国家免疫规划,显然还有一段路要走。

标签: 问题疫苗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