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和贾宝玉什么关系(红楼梦人物关系清晰图)

新优网_大帅比 48 0

今天我们就探讨一下贾琏和贾宝玉到底是什么关系


之前说过贾赦和贾政实际上是同一个人,要么合并要么删除,


如果非要删除贾赦就必须为贾琏和王熙凤再找一个家。


这样一来贾琏就只能归到贾政的门下了,他成了贾政的儿子,那么贾政就有了五个儿子,老大贾珠,老二贾琏,老三贾宝玉,老四贾环,老五贾琮。


贾琮一共就几个字,不用管它,贾琏归到贾政的门下以后需要调整他的身份,他有三种存在的方式;一是与贾珠合并,


二是独立存在,


三是与贾宝玉合并。


贾琏和贾宝玉什么关系(红楼梦人物关系清晰图)-第1张图片



我们先看与贾珠合并可不可以,第一个麻烦是贾珠他死了,他老婆是寡妇,王熙凤是寡妇的话成天嘻嘻哈哈,说说笑笑读者会怎么想,


她的说笑又是小说之所以精彩的重要因素之一,没有王熙凤说笑的设定整个故事就显得索然无味了。


小说嘛,怎么写还不是作者说了算,他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贾珠的人物设定改一下,就是他没死,活的好好的,贾琏同志的灵魂终于找到肉身了,可以附体了吧!


还不能,小麻烦解决了,大麻烦又来了,贾珠如果不死了,他和贾宝玉争位置,他是荣国府未来的继承人呀!贾宝玉什么光环也没有了,贾宝玉不就成了另一个贾环了吗?


这肯定不行,这个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就是给贾珠换个母亲,比如周姨娘赵姨娘,这样一来他活着就不影响贾宝玉了,不过这样一来贾琏的婚姻又出现了问题,


以王熙凤的家族背景,她不可能嫁给一个在家里永远没有地位,在工作上永远没有前途的庶出的人吧。


贾琏和贾宝玉什么关系(红楼梦人物关系清晰图)-第2张图片



况且王夫人可能把自己的内侄女嫁给自己情敌的孩子吗?书中把贾琏写成荣国公的儿子,嫡出,很大程度上就是为王熙凤掌管荣国府做的铺垫,抬高身价用的。


附体贾珠的方向是走不通的,那么让他独立存在行不行,答案是不行,那样问题和附体贾珠是一样的,是王夫人生的就抢贾宝玉的位置,不是王夫人生的就配不上王熙凤,


王夫人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内侄女嫁给自己情敌的孩子,大家想一想,是不是这样,让他比贾宝玉小行不行,当然也不行,贾宝玉十二三岁,如果贾琏十岁,


就算他可以娶王熙凤,那王熙凤多大呀,她怎么管理荣国府呀?


说来说去只有一种可能性,如果贾琏归到贾政的门下只能和贾宝玉合并,我们看合并的可能性大不大,共同点多不多。我认为可能性非常大,共同点非常多。


贾琏和贾宝玉什么关系(红楼梦人物关系清晰图)-第3张图片



共同点一、他们都是二爷


贾家玉字辈兄弟的排行问题:这不是我提出的问题,这是一个长期折磨红楼梦爱好者的问题,在我这里他不是问题而是答案。


我们先看宁荣两府一起排行,这样一来是老大是贾珍即珍大爷,老二是贾珠即珠二爷,老三是贾琏即琏三爷,老四是贾宝玉即宝四爷,老五是贾环即环五爷,老六是贾琮即琮六爷;


如果宁荣两府不一起排,贾政与贾赦没有分家,贾政和贾赦的男孩子应该一起排行的,


这样一来老大是贾珠即珠大爷,老二是贾琏即琏二爷,老三是贾宝玉即宝三爷,老四是贾环即环四爷,老五是贾琮即琮五爷;


宁荣两府一起祭祖,又不一起排辈分,是不符合民间的传统礼法的,这也是书中的矛盾点之一,


荣国府与宁国府不一起排行勉强说得过去,分家已经好几辈人了,至少荣国府不排行是不对的,孩子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肯定当时都在的,就算爷爷不在了,还有奶奶呢。


书中写荣国府与宁国府的小姐反而一起排行,这么搞不是全乱套了吗?曹雪芹心思缜密,这样写,一定有他的用意在。如书中写的那样,贾赦家自己排行,贾政家自己排行,贾宝玉是没有问题的,贾宝玉是因为他的亲哥哥贾珠老大,珠大爷,宝二爷没有一点问题。


贾琏没有大哥,直接就是二爷了,这个问题我们不能说是作者忘了,这个是人物的背景设定,是人设的一个部分,是书还没写就已经设计好了的,是作者有意这样写的,我们总不能说作者写第二个回目的时候这个也疏忽了,那个也忘了吧,那还写什么书呀。


所以我觉得作者就是用二爷作为两个人互为表里的一个引证,就是让读者往他们是一个人的方向联想。如果写贾琏有一个亲哥哥,读者自然就对两个二爷没有疑问了。


贾琏和贾宝玉什么关系(红楼梦人物关系清晰图)-第4张图片



共同点二、年龄相近或相同


我们现在看到的红楼梦通行本是高鹗改过的,描写贾珠、元春、贾宝玉出生时的原文。


第2回原文:


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头胎生的公子,名唤贾珠,十四岁进学,不到二十岁就娶了妻生了子,一病死了。


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这就奇了,不想后来又生一位公子,说来更奇,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就取名叫作宝玉。


曹寅有两个女儿嫁王府为王妃,曹頫(即脂砚斋)过继给曹寅为儿子,曹寅的女儿可以算是曹頫的亲姐,但曹雪芹出生前他的父亲就死了,死时约25岁,没有女儿。


好像差的都不止十来岁,好像差二十几岁的样子。这样一改表面的故事通顺了,隐藏的故事就无解了,手抄本中一部分描写贾宝玉与元春的年龄差的时候是写成: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这就奇了,不想次年又生一位公子。


贾宝玉只小元春一岁,开篇就有这么多前后矛盾的地方,用作者疏忽是解释不通的,我们都知道红楼梦里是有隐写的故事的,


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性是这些矛盾点就是打开隐写故事的一道道门,是作者故意设计的,依据一种描写可以进入一个故事,依据另一种描写又可以进入另一个故事。


这个矛盾点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我们讲贾琏与贾宝玉的关系,如果贾宝玉只小元春一岁那么贾琏与贾宝玉的年龄是差不多的,刚出场时贾琏有一个一岁的小孩巧姐,


贾珠有一个五岁的小孩贾兰,小孩差四岁,都是头胎,说明生孩子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年龄是差不多的,贾珠比贾琏大四五岁,描写当时贾琏二十或二十一岁,李纨二十五岁上下年纪,贾宝玉只小元春一岁的描写,使得贾琏与贾宝玉的年纪基本上是一致的。


如果贾珠的原型是曹寅的儿子曹颙,也就是曹雪芹的父亲,贾琏的原型是曹寅的侄子曹頫的话,现实中的曹颙比曹頫大5岁。这样的年龄差与现实中的原型人物是有呼应关系的。


共同点三、两人名字的关系


在红楼梦的书中贾琏只有大名(即学名),空出了小名(即乳名),贾宝玉空出了大名,只描写了小名,那么他们空出来的是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写,写出来不可以吗?为什么不写呢?


共同点四、甄英莲的名字


关于甄英莲的名字脂砚斋的评语是:应怜也。就是可怜的意思。


不过这个名字也很有意思,英与神瑛侍者的瑛同音,莲又与贾琏的琏同音,


上天就是神仙,当江宁织造的大官时可以呼风唤雨,下地就他妈的是个废物,被罢官以后干啥都不行,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可怜吧,紧扣主题吧。


共同点五、互补性


前80回曹雪芹写的部分,写贾宝玉只有成亲之前,写贾琏只有成亲后,写甄士隐只有晚年。


如果写的都是贾宝玉,互补缺失,老中青结合,发现没有其实前80回故事都已经写完了。


共同点六、琏的含义与贾宝玉的关系


这个在讲王熙凤名字的时候已经讲过了。


琏字其实是饭桶的意思。


论语中子贡问(孔子)曰:“赐也何如?”


(孔)子曰:“汝器也。”


(子贡)曰:“何器也?”


(孔子)曰:“琏瑚也。”


琏瑚,是宗庙里盛米的,它是盛食器,通俗来说琏就是饭桶,不过是高级的饭桶。


论语中的这段对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


子贡问孔子说:老师,我是什么?


孔子说:你是东西。


子贡又问:我是个什么东西?


孔子说:你是个饭桶。


饭桶和贾宝玉有什么关系,正文中没有贾宝玉叫什么大名的描写,87版红楼梦电视剧编剧周岭的解密曹雪芹视频中引用一根据一本清代的书《枣窗闲笔》的记载,


贾宝玉的原型为曹雪芹的“其叔脂砚”




甄士隐这个角色一般认为是贾宝玉晚年的写照,那么甄士隐的大名是什么呢?


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


脂砚斋对费的评语为:废。废物的废。


废物配饭桶合不合适呢?




再举一个例子,是脂砚斋对自己的评语,在第18回评论元春时,


脂砚斋的评语:批书人领过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


他自己都说他自己是废人。


如果脂砚斋是贾宝玉的原型人这算不算是一处对应呢。


脂砚斋做为贾宝玉的原型自己说自己是废人,也许不能证明什么,但是巧不巧,就这么巧,要不然贾琏的女儿咋就叫“巧姐”呢。


还有第3回贾宝玉出场时有


《西江 月》二词,批贾宝玉: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这天下无能第一不配得上废人,谁还能配得上呢!


共同点七、与原型人物的对应关系一


不但琏的含义与贾宝玉有关,琏与另一种礼器簠的功能相近 。簠同样是盛米的礼器,与琏的意思是差不多的。


簠(音FU)与曹雪芹的叔叔,末代江宁织造曹頫的頫是同音字,而曹頫也被广泛的认为是贾宝玉的原型,也有人认为脂砚斋的真实身份就是曹頫。


作为末代江宁织造的当家人,失去了官职、财富、荣华富贵又回天无力之后,自责自己是一个废人可以说是人之常情。




共同点八、与原型人物的对应关系二


如果贾宝玉的原型人物是曹頫,曹頫不是贾政原型人物的亲生儿子,是过继子,红楼梦书中贾宝玉是贾政的亲生儿子而且与其他儿子不同,


他是嫡子,在红楼梦书中与曹頫身世对应的,人物背景相似的却是贾琏,他从贾赦府中搬家到荣国府中工作就暗含有过继子的意义,本来是贾宝玉的事情却发生在了贾琏身上了。


曹頫虽然继承了江宁织造的官职,但在他过继的时候必然与曹寅家的长辈达成一个协议,就是曹颙的遗腹子如果生的是男孩儿,江宁织造的官职将来由曹颙的遗腹子来继承,


自己的儿子不能继承,而曹颙的遗腹子就是曹雪芹。所以就有了王熙凤的那句:将来我们终究还是要回到那边去的这句话了。


标签: 贾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